是甜的番茄啊

是甜的,只吃甜的
刺客信条/猎魔人/我的小马驹/X战警/守望先锋

茄面日常

小动作超多的茄也是很可爱了~

【茄面】姜饼人(中)

提示:挨揍和大番茄成年以后的故事。其实上的铺垫都是为了写这一段......突然觉得上没有什么意义哈哈。有一点擦边球的内容,希望不会被和谐。还有就是故事时间和视角交替的有些频繁,如果影响到阅读的话请告诉我!我会改进的!


-1581年 威尼斯-

年轻的达芬奇大师正忙于组装他的飞行器械。蝙蝠形状的木制骨架已经初具规模,现在困扰大师的只有布料的问题了。

在他连续闭门工作了数天后,助手安格尼罗终于按捺不住走进了大师的小隔间,语气强硬地让他好好的休息一会儿。“噢安格尼罗,”莱昂纳多不满地咕哝着,“要考虑的东西那么多,我的时间已经很紧迫了......”

“您现在需要休息,”安格尼罗夺过莱昂纳多手里拽着的一块布样,后者已经累得没有力气将布样抢回来了,“瞧您现在这幅样子,就算有了设计的灵感也不可能做什么了。”

“灵感,”莱昂纳多木讷地重复着安格尼罗的话,“是啊......灵感。该死,为什么睡神总是要与人类相伴而行呢。”

莱昂纳多几乎是被推着回到了卧室。安格尼罗体贴地帮他脱掉外衣,拿下帽子。莱昂纳多道了谢,在枕头上合上眼睛。

虽然身体已经非常疲累,莱昂纳多的神志却比平时还要清醒。

他睡不着。


艾吉奥收回袖剑。一具曾经是人的尸体沉重地倒在地上,发出米袋一样的闷响。深红色的细流混入了褐色的泥浆中,渐渐混合成了不可辨别的黑色。

五年了。

那场恶梦已经过去了五年,然而艾吉奥对此还是缺乏实感。

他看着自己的手。一双曾经干净的手,现在却沾满了无数人的鲜血。艾吉奥并不在乎这个,真正让他不寒而栗的是自己不在乎杀人的这件事。

那真的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只是短短一瞬间,到上帝那里报到的又多了一个人。愿他们安息,艾吉奥想。

灵活地在威尼斯的小巷中穿梭,刺客最终到达了一栋两层建筑的门外。那是人称达芬奇大师的工作室。

他没有敲门。相反,艾吉奥选择了一个不会引人注意的角落,紧紧盯着工作室的大门。

自从艾吉奥来到威尼斯,每天在莱昂纳多的工作室外面观察似乎成了一种习惯。

每天下午四点,那个叫安格尼罗的助手会外出购买食材。画材是莱昂纳多的赞助商遣人每隔一个星期带来的。此外,时不时会有雇主找上门,邀请莱昂纳多为他们的妻子和女儿留下最美好的记录。

莱昂纳多本人很少出门,偶尔会围绕着威尼斯城转一圈,看着河道旁种的整齐的树发呆。

艾吉奥也说不上来这算什么。是对莱昂纳多的保护吗?不,艾吉奥想不到任何人会加害于莱昂纳多。奥迪托雷家族曾经的照顾并没有给大师在威尼斯的艺术生涯覆上阴影。

艺术总是无害的,不是吗?

他想不出任何让他留在门外的理由。然而他还是站在阴影里,眼睛盯着二楼的窗户。他渴望莱昂纳多打开它。


莱昂纳多在床上翻来覆去,把原本平整的床单搅得乱七八糟。

最近的威尼斯城不怎么太平。上帝创造的世界迎来一次日出,威尼斯就会迎来一次惊慌。

伴随着清晨的微光,黑暗里发生的罪恶一一现身。上半身泡在水里的教士,从楼顶上摔得四分五裂的弓箭手,以及随随便便倒在大街上就再也起不来的官员。

懂得生活的威尼斯人匆匆将他们埋葬,然后死者就会活在大街小巷的传闻里。

安格尼罗曾经不止一次向莱昂纳多转述街头的传闻。这是一个行事利落的杀手,只针对威尼斯当局,从不对平民下手。因此,虽然手段有些过激,却没有使平民反感,有些人甚至称他为救星。

“您不害怕吗,安格尼罗?”

“噢,不,当然不。”安格尼罗年轻俊美的脸庞上充满了自信。莱昂纳多努力不让自己联想到“盲目的”这个词。“您害怕了吗?”

“您认为所有这些凶杀案都是同一个杀手吗?”

“我不知道,或许是吧。是不是同一个杀手有什么关系吗?”

莱昂纳多无意识地用左手拇指和食指蹭着下巴短短的胡茬,这是他思考时常见的动作。“我在想,亲爱的安格尼罗,要是这些凶杀案都仅凭一人之力,那个人该有一副多么灵敏的身躯啊!要是他能让我画下他——噢,我忘了,他是个通缉犯,不会乐意让人见到脸的——那么,只要身体,只要他能让我画下他的身体——”

安格尼罗看着逐渐进入自我世界的大师,有些不好的预感。艺术家喜欢做些白日梦是正常的,问题在于,莱昂纳多同时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行动派。

“Maestro!”

“——那么灵活健壮的身体!真是世界的损失——”

“Maestro!Maestro!”

“噢,安格尼罗,您还在这里啊......有什么事吗?”

“......您真的要去找那个杀手吗?”

“我吝惜自己的性命,安格尼罗。”

莱昂纳多认真地安抚了惊慌失措的助手,然后在那天晚上偷偷溜出了工作室。


艾吉奥坐在街角的长椅上,目送着安格尼罗走出工作室。他手里提着一个小木篮,想必又是要到市场去了。

他是个颇有魅力的年轻人,艾吉奥心想。可以给莱昂纳多充当模特,可以逗他开心,还可以......

艾吉奥摇摇头,把自己的思绪拉回现实。

该走了。他站起身,最后再看了一眼那扇窗户。

他的心跳一瞬停止了。

窗帘后有一双眼睛正在看着他。


除了庆典,一年的时间里,威尼斯绝大多数的夜晚都处在死寂的状态。

莱昂纳多在怀里藏了一把小刀,再三确认安格尼罗熟睡之后,偷偷走出了工作室。他确实是个爱惜生命的人。但是首先,他的生命就是为满足好奇心而延续的。

作为一个工作不分白天黑夜的人,莱昂纳多当然见识过威尼斯的深夜。只不过躲在窗户后面观察和漫步在夜晚的街头,就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了。

黑夜不分善恶地给一切事物提供了隐蔽。现在,莱昂纳多需要提防的不止醉鬼和强盗,还要注意那些提高了警惕的卫兵。被盘查可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

莱昂纳多尽量地放轻步伐。

说是要去找那个人,但他却完全没有头绪。但莱昂纳多是个天生乐观的人,相信一切事情都会水到渠成。

上天总是眷顾他的——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情的话就更好了。


艾吉奥看着窗帘后面的人,一时间不知道做些什么好。他的双脚本能地想要远离工作室,他的眼睛却像被磁石吸引了一样无法从那里移开。

是莱昂纳多。他发现他了。

他会感到厌恶吗?还是说他会像从前一样拥抱我,把我称为他的朋友?

刺客紧张地等待着对面的行动。


那天晚上,莱昂纳多悠闲的散步是以被守卫盘查告终的。莱昂纳多发誓他以最亲切的态度回应了守卫的问话,得到的却是一顿用长矛柄的殴打。

“深夜闲逛的画家?”守卫的嘴里散发着酒、洋葱混合奶酪发酵的臭味,“再说一遍,你叫什么来着......”

“我叫莱昂纳多·达·芬奇,先生。”

“噢,怪不得我瞧着你眼熟,原来是萨尔塔列里的老主顾啊!怎么样,在威尼斯找到你中意的屁股了吗?”

“我相信议会已经证明了我的清白,先生。”

莱昂纳多的回答显然不能让守卫满意。他用长矛末端猛地撞了一下莱昂纳多的腹部,后者顿时疼得说不出话来,捂着肚子慢慢蹲下。

“闭嘴,你这个该被送上绞刑架的怪胎!”

另一个带着火把的守卫走上前,抓起莱昂纳多的下巴,迫使他看向自己。

“萨瓦托里,你把我们的小画家吓得脸都白了。”

“说实话,莱昂纳多,”第三个守卫的语气倒是很亲切,让莱昂纳多升起了一点希望,“我相信你是无辜的。知道为什么吗?”

他的同伴纷纷问他为什么。

“因为——我看着他才像是被干屁眼的那个。”

守卫们爆发出粗俗的笑声。

“这么说,路易吉,你要试试看吗?”

“闭嘴,萨瓦托里,”路易吉说,“你要想试就把他带回去,之后想怎么做都随你。”


莱昂纳多在笑,艾吉奥心想。他觉得自己的脸上也一定露出了傻乎乎的微笑。

莱昂纳多朝下指了指,那是工作室大门的位置。


三个守卫押着莱昂纳多,慢慢地往前走。看来自己算是他们今晚的“意外收获”。不过莱昂纳多对这个现状并不担心,随时随地脱离现实可以说是他的特技。虽然腹部还隐隐作痛,莱昂纳多已经心情放松地欣赏着月亮了。今晚的月色很好。

萨瓦托里,路易吉,还有一个不知名姓的守卫继续开着下流的玩笑。

“喂,萨瓦托里,你知道佛利那边是怎么处置鸡奸犯的吗?”

“哎呀,要是我,就把烙铁烧红,然后——”

萨瓦托里快活的声音突然消失了。

“谁,谁在那里!”

以下出现的是莱昂纳多无数次想复制到画板上的景象。

身手矫健的杀手,平民们的救星,莱昂纳多的目标——一个白色的身影从蹲姿慢慢站起。月光下,莱昂纳多可以看到他的右手袖中藏着一把利刃,正稀稀落落地往下滴血。

萨瓦托里不声不响地躺在地上,好像睡着了一样。

“你、你是——”

剩下的两个守卫突然想起了什么,想要发动攻击又不敢靠近。他们的双腿仿佛石化一般愣在原地,于是他们的生命在那犹豫的一瞬间也结束了。杀手看上去只是碰了他们一下,就轻而易举地切断了要害。莱昂纳多几乎想要给他鼓掌了。

虽然那个人的大半张脸都被隐藏在兜帽后面,莱昂纳多还是能感受到他灼热的视线。下一秒,他抓住了莱昂纳多的手,迫使后者跟他一起飞奔起来。


单从艾吉奥镇定的外表,完全看不出他内心的激动。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轻轻在门上敲了三下。

我该洗个澡的,他有些自暴自弃的想。


莱昂纳多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跑过了,但是一种熟悉感却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神秘人把他领到一条小巷里,然后放开了他的手,准备离去。

“等等!先生!”

那人没有说话,静静看着莱昂纳多。

“谢谢您救了我。”

莱昂纳多先客气的道了谢,随即就提出了要他当模特的请求。

“如您所见,我和政府没有关系。您可以戴上面具,我不会知道您的身份。至于报酬......只要是您提出的,我都会尽量满足。”

这对于莱昂纳多来说,确实已经是能给出的最大价码了。


莱昂纳多几乎在艾吉奥敲门声停止的一瞬间就打开了门。讽刺的是,艾吉奥不知道此时应该对五年未见的老友说些什么。

莱昂纳多看上去也是一样。不过他很快给了他的老朋友一个拥抱。


神秘人带着一个华丽的庆典面具,随意倚在画室的一张长椅上。莱昂纳多站在画板后面,一时想要确认自己是否身处梦境。

前一秒是街头杀手,后一秒却变成了画室模特,这真的是难以想象的场景。

“谢谢您,先生,现在请维持这个姿势......对,对,就是这样,不要动。”

神秘人身上除必要的衣物外都已褪去,连同所有武器一起放置在画室的桌子上。小麦色的肌肤和久经锻炼的肌肉线条让莱昂纳多莫名地感觉嗓子发干。画室里的气氛一时变得有些粘腻。如果不考虑到神秘人的身份,莱昂纳多完全不介意和他发生些什么。

上帝保佑我,莱昂纳多默默念着。他已经一只脚踩在犯罪的边界上了,要是再往前走一步,他的艺术生涯可就要完蛋了。

他努力集中精神,把注意力放在画板上。


“艾吉奥......”莱昂纳多浅蓝的眼睛直视着刺客。两人刚从热情的拥抱中分离,却又一下子陷入无话可说的状态中。

很好,看来是要我先开头了,艾吉奥心想。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莱昂纳多已经忘记了。

不过有些事情,看来还是忘记的比较好。

刺客依旧带着面具,但是距离莱昂纳多之近足以让他看清楚刺客嘴边一道细细的疤痕。莱昂纳多想要抚摸那个已经愈合的伤口,却被刺客摁住了手,再接着是用整个身体重量的压制。

“唔......”

来人的力量很大。虽然莱昂纳多也有着一副强壮的身体,却怎么也没办法从他的禁锢中逃出来。莱昂纳多觉得自己要喘不过气了,可能是因为压迫,也可能是因为激动。他的心快要跳到极限了。

下一秒,他们开始忘情地接吻。


“我没有想到我们会以这种方式见面,莱奥。那天晚上——”

莱昂纳多摇了摇头,打断了艾吉奥。

“事实上,看到你还活着,就已经足够让我惊喜了。你知道当我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

“是的,让人难以置信。其实直到现在我也没有什么实感......你知道的,成为一个杀手,一个刺客。”

艾吉奥轻描淡写地岔开了话题。往日那个轻浮的年轻贵族的影子短暂地重现在彷徨的刺客身上。

莱昂纳多是朋友,是家人,也是艾吉奥本应该埋葬的过往的一部分。

“但是我的工作室大门仍然永远为你敞开,amico mio.”

莱昂纳多露出了亲切的微笑。


-tbc-


安格尼罗的名字来源于官方小说。

以及本篇叙事是大番茄的夜晚大冒险挨揍的白天拜访的双线交替,不过我处理的很混乱就是了。

【茄面】姜饼人(上)

提示:有年龄操作,番茄和挨揍同岁,番茄作为韦罗基奥学徒寄住在奥迪托雷家。没有什么逻辑可言,也没有考据,可以说是一篇爽文。姜饼人的部分取材于安徒生童话。希望大家食用愉快,同时感恩所有在茄面圈产粮的太太,你们的粮质量都太高了!!

本篇是回忆,两人还处于懵懵懂懂互相有点好感的阶段。(也就是说没什么好看的)


-1569年 佛罗伦萨共和国-

作为翡冷翠城中赫赫有名的银行家的宅邸,奥迪托雷宫外总是聚集着一群干着各色行当的男男女女。色彩绚烂的花束和鸟羽,精巧的舶来手工制品,香气诱人的小吃,吵闹的人群刻意地展示着自己,希望能吸引到那位活泼大胆的艾吉奥少爷的注意,从他似乎花不完的弗罗林中取走两三枚。

今天交到好运的是一位小吃摊主。走出家门的艾吉奥几乎是马上注意到了他手上颜色鲜艳的小姜饼人。艾吉奥的身后跟着一个金发碧眼的男孩,与他年纪相当。那位一定就是韦罗基奥大师的学生莱昂纳多了,摊主心想。这一带的人都对这位寄住在奥迪托雷家的小学徒充满兴趣,尤其是在他与艾吉奥几乎形影不离的情况下。

“请问,您推车上的两个小人是什么?”

“Signore Ezio!见到你真是开心!这两个小家伙是姜饼人。可以拿在手上玩,也可以用来吃。”

摊主想要把两个姜饼人拿起来供艾吉奥和他的朋友观赏,却发现戴着红帽子的那个姜饼人从腰身的位置开裂了。这一发现明显让艾吉奥少爷不大满意,摊主快速地运转着自己的大脑,试图用一个合理的解释挽留贵客。

“Signore,这两个姜饼人的背后其实有一个故事。”

“哈!那我们不妨听听。”

给两个快要踏进青春期的半大孩子讲故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像这样大的孩子会喜欢听什么故事呢?历史?不,那太沉闷了。战争?或许这不适合小姜饼人。爱情?对,就是这个——

“这个小姜饼人,”摊主指向那个留着小辫子的姜饼人,“一直深爱着陪伴在他身边的另一个姜饼人。出于谨慎的天性,他一直没有表露心迹,只是满足于默默的陪伴。

“但他意想不到的是,小红帽姜饼人也一直深爱着他。出于羞怯,小红帽也一直不敢将爱意传达给他。

“两个小姜饼人等啊等啊,始终不敢越雷池一步。直到一天,小红帽姜饼人因为过于长久的等待风干了自己,从中间裂开了。”

摊主清晰地听见莱昂纳多发出一声遗憾的轻叹。

“小姜饼人看着身旁的伙伴,心里非常难过。他后悔极了,直怪自己没有坦坦荡荡向小红帽表明自己的爱,但是一切已经太迟了。这就是为什么这个姜饼人胸前镶着一颗苦杏仁的原因,那代表他的心。”摊主停顿了一下,观察两个孩子的反应,“这就是两个小姜饼人的故事。”

“喔,这太遗憾了...”比起一脸毫不在乎的艾吉奥,莱昂纳多的感情明显更丰富。可怜的孩子被这个过于简略的爱情故事打动了,他仿佛湖面一般的蓝眼睛怜悯地看着那颗苦杏仁,仿佛那真的是小姜饼人内心的苦楚。

“能帮我把这两个姜饼人包起来吗?”看到莱昂纳多的表情,财大气粗的艾吉奥少爷将手伸向了自己的钱袋。没有人会讨厌一个出手阔绰的朋友,摊主想。


男孩就是男孩,尽管两人(当然,更确切地说是莱昂纳多)一度被姜饼人的故事所吸引,艾吉奥和莱昂纳多还是很快将注意力放到了攻打城市的游戏上。

莱昂纳多很擅长防守,但前提是,对手不是艾吉奥。

“不,艾吉奥,你不能......”莱昂纳多看着从地毯堆成的悬崖下起飞的艾吉奥的小士兵,抗议道。

“没有人说过这不可以,tutto è permesso(everything is permitted)!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吗,莱奥?”艾吉奥摆出了他一贯耍无赖的样子,一边的嘴角轻轻往上扬。这一特征日后会迷倒一片翡冷翠的姑娘,但现在只让人莫名气恼。往日当艾吉奥的对手还是克劳迪娅的时候(“喔我的宝贝弟弟,”费德里柯拒绝了艾吉奥的邀请,“比起你这些孩子气的游戏,哥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妹妹总会被耍无赖的艾吉奥气得哇哇大哭。所幸莱昂纳多并没有要哭的迹象,他只是摩挲着手里的木片,似乎在思考什么。过了一会,他瞪大了浅蓝的眼睛,开心地宣布他找到了能打败艾吉奥的办法。

“就凭这几块木片?”艾吉奥吃惊地问。他觉得他的朋友一定是疯了。那个地方除了几块堆起来的小木片一个士兵都没有,莱昂纳多却认为这能打败他的精兵。

“这不是木片,”莱昂纳多鼓起腮帮子,“这是我发明的守城机械。”

“呃...你说什么?”

“这是守——城——机——械!”莱昂纳多的语气有些自豪,“不用士兵也可以操作。所以你的人现在上不来啦!”

“这......这是作弊!”艾吉奥无论如何也不愿接受几个小木片把自己打败的事实。

“所有事情都是允许的,这句话可是你说的,艾吉奥。”莱昂纳多咯咯地笑了起来,直到气恼的艾吉奥把他摁在了地上。

“看看我抓到了谁?一位机械大师!”艾吉奥伸出手挠莱昂纳多痒痒。

“放开我,艾吉奥!”莱昂纳多挣扎着要起身,但却不敌艾吉奥的重压,“放开我,放开我!”

“不放!”艾吉奥坏笑着摁住朋友的肩膀,“你现在是我的俘虏啦,Maestro!”


等到艾吉奥想起那两个姜饼小人的时候,小红帽姜饼人已经被费德里柯和克劳迪娅瓜分一空(“它已经裂开了,哥哥!”),甚至连培德楚秋也啃了一小口。想起那个姜饼人的爱情悲剧,剩下的那个小姜饼人看起来更孤单了。为了不让他继续孤零零地留在桌上,艾吉奥和莱昂纳多决定把他也吃掉。

“哇,好苦!”艾吉奥捂住嘴巴,艰难地把那颗镶在姜饼人胸前的苦杏仁咽下去。不浪费食物是奥迪托雷家的传统,即便是苦杏仁也一样。莱昂纳多同情地看着朋友,决定为他找来一杯水。看着艾吉奥大口灌水的模样,莱昂纳多本想维持关切的样子,但还是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

“你没有必要吃那颗杏仁的,艾吉奥!”


-1576年 佛罗伦萨共和国-

“这就是你的最终决定吗,莱奥?离开美丽的佛罗伦萨?”

这本该是非常普通的一天。春天的气息伴随着粉色的花瓣降临在街道上,艾吉奥抱着莱昂纳多采购的一箱画具,跟在金发少年身后悠闲地散步。然而莱昂纳多却突然宣布,他要到威尼斯去了。

“Mi dispiace, amico mio.我本来想找一个更好的时机来告诉你这件事......”

“那么至少告诉我为什么吧?”艾吉奥停下脚步,逼迫着莱昂纳多也停住脚步。两人站在街心。谢天谢地,这条小路上不会有马车经过。

“有很多原因,”莱昂纳多有些不安地用手揉着衣服下摆,金色的发丝在脸上留下细细的阴影,“威尼斯有更好的创作环境,而且韦罗基奥老师也支持去不同的环境找创作灵感,而且——”

“但是没有一个原因让你留在佛罗伦萨?”艾吉奥的语气里有他自己也察觉不到的烦躁。莱昂纳多友好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艾吉奥。我们依旧会是朋友,就和以前一样。”

“Bene, bene......”艾吉奥往上托了一下快要滑落的画材箱,迈开脚步往前走。既然莱昂纳多心意已决,他也不能再说什么了。两人默默无言地走了一段路,艾吉奥突然开口:“莱奥,你说爸爸妈妈会不会愿意让我跟着你到威尼斯?”

“你愿意陪我去真是太好了,amico mio.”莱昂纳多笑了,“如果你不用去学校的话。”

“学校!又是学校!说真的,我宁愿在街上打一整天的架也不愿意在学校里待一小会儿!要不是画画太无聊,我也愿意做一个每天画鸡蛋的学徒......”

“我才没有每天画鸡蛋!”日后的达芬奇大师用指关节轻轻敲了一下艾吉奥的脑袋。


这场谈话的几天后,莱昂纳多就收拾好行李准备动身了。行李很重——除了他的那些画具和纸张,乔瓦尼和玛利亚还给他准备了许多旅行必备品。钱自然不用说,做衣服用的布匹、路上吃的干粮、一些常用的药品,把莱昂纳多的行囊塞得满满当当;更别说热情的奥迪托雷家的少爷小姐们:克劳迪娅往他的行囊里塞了她做的一个缝得歪歪扭扭的小布偶,费德里柯给了他一袋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钱币。培德楚秋想把自己的岩石护身符送给莱昂纳多,但是被后者坚决婉拒了(虽然最后身在威尼斯的莱昂纳多还是行囊中找到了那颗小小的石头)。

仆人们正帮忙把行李搬上马车,莱昂纳多看着忙乱的人群愣神。他不过是奥迪托雷家的一个过客,然而离别依旧让他感伤。

艾吉奥用力拍了一下金发少年的背后,莱昂纳多差点吓得跳起来。

“我们可以让马车先走,之后再到城外上车。”艾吉奥的声音就像树杈上跳跃的小鸟一样轻快,“我们走一段路吧,莱奥?”

两人肩并肩走在翡冷翠街头。色彩,香气,音乐,古希腊的神祇们打开了他们的百宝箱,将其中最耀眼的珍宝毫不吝啬的泼洒在翡冷翠身上。莱昂纳多以一种近乎眷恋的感情用眼睛一遍遍爱抚着目力所及之处,如同他平日用双手摩挲着那些雕塑用的石料。

“莱奥,你在这里等一下——”

莱昂纳多还没有反应过来,黑发少年就已经跑远了。莱昂纳多观察过很多人体,但没有一个能像艾吉奥那样让他惊叹。他的敏捷和灵活是天生的。不止一次莱昂纳多想把艾吉奥的身体线条记录在画纸上,却总是没有勇气做这件事情。

没过多久,艾吉奥就跑了回来,手里还拿着什么。艾吉奥把那个东西举到莱昂纳多面前,是两个姜饼人。“还记得这个吗?”

“喔......”莱昂纳多接过其中一个小姜饼人,让它朝艾吉奥手里的那个姜饼人点头问好。“Come stai, amico mio?”(你好吗,我的朋友?)


“他在那里!”“抓住他!”

远处的人群突然变得喧闹起来,几个身背弓箭的守卫朝艾吉奥的方向快速接近。

“这是怎么回事?”莱昂纳多悄悄在艾吉奥的耳边问。

“不知道,我最近可没有打架......”艾吉奥用同样的音量回应,他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愿这些守卫不是冲他来的——

“艾吉奥·奥迪托雷!!快抓住他!!”

“这可不太妙......”艾吉奥用空着的一只手抓住莱昂纳多,“我们得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

两人飞奔在翡冷翠的小巷中,风声在耳边呼呼作响。

“艾、艾吉奥......”

莱昂纳多还是第一次尝试被警卫追的滋味,但和艾吉奥牵手的感觉还不坏。让莱昂纳多感到不安的是,在这个糟糕透顶的逃命关头,他依然陶醉在艾吉奥奔跑的优美姿态中。如果艾吉奥知道了会怎么想呢?

一种对男性的异常感情时常让少年莱昂纳多感到困惑。上帝警告它,人们责备它。然而对于莱昂纳多来说,这种微妙的情感就像一颗种子,在持续不断的压抑中总有一天会疯狂地长成参天大树,向世人裸露出自己的无耻和异常。

所以莱昂纳多决定要离开一直爱着他的奥迪托雷家族。

离开他的朋友。

离开——

艾吉奥·奥迪托雷。


城门就在不远的地方。两人东躲西藏,总算绕过了守卫出了城。

“刚刚真是太惊险了......”莱昂纳多弯下腰,双手撑着自己的膝盖,大口喘着气。“艾吉奥,你到底做了什么?”

艾吉奥躺在地上,胸口的起伏一点也不比莱昂纳多少。“我真的不知道!要是被爸爸知道我被警卫满城地追,他肯定会气得把我关三天禁闭!”

“那接下来怎么办?”莱昂纳多问出一句可用于所有情况的废话。

“你只管出发,莱奥。我要回家看看到底是什么让这群吃白饭的家伙陷害一个无辜的贵族。”

年轻的贵族没有想到的是,厄运女神是不讲道理的。


-tbc-


一些废话:虽然说没有考据,但是培德楚秋(这个译名感觉好奇怪!)送给大番茄的石头护身符确实是当时非常流行的预防疾病的方式。洛伦佐赞助的一位物理学家认为通过佩戴这种饰品可以和天体产生魔法感应,从而强壮身体。

【姨惑】纳个男人的tag怎么了………quq

占tag致歉
打雷姐ultraviolence的歌词
不知道为什么夺命毒茄超戳我笑点的
美貌又剧毒的茄!
(人家确实又美貌【大写加粗】又会做毒袖剑啦

刺客挨揍/长发公主茄
大概是番茄被坏人抓走关在高塔里,挨揍英雄救美的故事
番茄:兄dei你爬上来了吗,我的头皮好疼

威尼斯的番茄怎么这么好看!

可惜我还是没有抱到他